「阿伯呀,那隻小黃怎麼不見了?」「被牠的女主人打電話叫捕狗大隊的捉走了。」「捉多久了,一個星期嗎?」「不,一個多月了。」「不是一星期多就會被安樂死?我說哪一戶。」「阿伯指著一樓,說真殘忍,早知道就給牠偷偷放走。

  想想這是什麼邏輯,一通電話殺死一條狗,還是她的女主耶!唉!真是視動物為芻狗。心中一把怒火狂燒,呆想著上一次看見牠是多久的事,以前蹓狗時總會看牠一眼。有時你會被鐵鍊綁著,有時在門口痴等,或者躺著曬陽光。金黃色的短毛,健美的身型,還有善解人意的可愛。如今,一切化為烏有,認識你應該也有三年的時間了吧,那時我剛好領養了一隻棄犬。

  天氣好的話,我會走早起會路線看到你,乖乖的待在鐵門拉下的門口;天氣不好的話,我會走萬瑞快速道路下,可躲一大段風雨,並在土地公廟小歇片刻,就看不見你。有時我們在路上相逢,當時下起小雨,你急忙要回家。有時經過你家的斜坡時,你會先尾隨,然後帶路走到慶安橋頭就趕緊回家。愛犬散步後都會露出笑容,只是我未曾看見你微笑過,你像是一位懂得人情世故的紳士 

 

  雖然有一次,愛犬不小心誤入你的地盤,你唯一的一次生氣,弄傷了牠的背和眼,但我不以為意比起之前我新手時的博愛,餵養一隻流浪狗,我稱牠為霸王犬」。有一次在診所前,拿了狗罐頭給牠,當我等牠吃完,拿起塑膠盒時,竟被牠一咬,痛得我有淚流不得,只好趕快步回家消毒。這條狗防衛心極強,在河濱公園站立著便便,夏天時還會逛進便利商店,躺在走道吹冷氣。狹路相逢時會跨在愛犬的身上咬一口,血跡斑斑,後來我蹓狗時身上要帶防衛的武器嚇牠,現在快一年不見了,想必牠也駕鶴歸西了吧!

  孩子小五時,在美國渡假一個半月的時間,集到了十個優點打了一個骨頭造型的狗牌給愛犬,上有電話和名字,現在還多掛一個狂犬病的綠牌,萬一有天真的不見了,可以透過獸醫聯絡狗主人。

  小黃,孩子曾說那是牠另外養的一隻狗,我不知該不該將這件事告訴他。當時遇見牠,臉上有許多處的毛被燒掉,我猜測可能是被金紙灰燼燒到吧!當時我還以為是流浪狗耶,孩子總會摸摸牠,有時拿食物餵牠。有一次我拿牛肋骨給牠吃,牠還會跟著上四樓,非常的信任人,唉!人命關天,狗命不值錢啦!

  之前透過素易索取了流浪狗的宣導短片,等著被安樂死的狗狗,驚嚇脫糞的可憐,令人心生不捨。還有看過網路一則短片,是婦人為狗狗誦經裝箱,託人安葬的感人事跡。有人為搬家,就將狗送給收容所,當然是送死的機率高當然還有更多棄犬隨意放生,幸運的遇到有愛心的認養者,狗狗憂鬱幾個月,也許就好了。如果有一天,人們能學會尊重每一個生命,那人間就是天堂了。
  沒有身份證,沒有犬貓預防注射手冊,沒有植入晶片,沒有愛的世界,也是多數人們都不在乎的事件。我未能為你留下一張照片,只能默默的祈禱,小黃,來生轉世到好人家去吧,最好不要當狗了!

 1000107sandisk 037.JPG  

 

***延伸閱讀:三聲無奈http://blog.udn.com/a6699/4760683

創作者介紹

~山 嵐 迷 濛~ *輕 呼 吸*

a66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