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0928.JPG 本文引用自fathersback - 爸爸,好久不見 徵圖文

我快要忘了您

 

探究死亡的真象,已經沒有意義;我在乎的事,當我想起您時,停留在我中心的溫暖。

 

搭捷運時,回憶搭普通車到台北車站,往東三門穿過天橋後,步行至台大醫院。當時您退休不久,剛過六十大壽,廿五歲的我,總是走在前頭。後來您動過幾次心導管手術,身體大不如前。尤其在糖尿病併發中風後,就由計程車取代腳程,我的手成為您的拐扙。

 

  讀小學時,一個誤會,您賞我耳光。雖然後來跟我道歉,但我仍哽咽著哭。那時我好羨慕同學的父母,時常送傘、送便當,而我連一次都沒有。

 

  六十五歲時,您意外昏厥,送醫急救。醒來囑付我的婚事,並不知我單身的心願。那時弟弟攜眷從國外回來,您當現成的爺爺,展露抱孫的喜悅。自從大哥意外過世後,很少看您這麼開心過。高一目睹車下親人的遺體,高二即走入宗教並茹素至今。您拿香祭祖,堅決反對,勸我悔改,於是我們起爭執。

 

  去年奶奶骨折,住院十天,加上親友間的遽逝,我好難過。有次姑姑向媽提說夢見您,媽媽說:『您怎麼心這麼狠,放她半身不遂的在拖磨。』媽媽中風超過十五年,最近腳傷,恐患蜂窩性組織炎,更藥仍未好轉。若不是夜歸,發現傷口遲遲不癒,是被棉被悶住,遙望她的身影好孤單。有次媽媽下半身疼痛,您聲淚俱下,求我快帶她治病。偶然聽著『家後』這首歌:『等待返去的時袸若到,我會讓你先走,因為我會不甘,放你,為我目屎流。』彷彿心有所感。

 

  爸,縱有千言萬語,道不盡心中的缺憾。您瀟灑的走,如輕煙消散,我再也無法觸碰真實的您。祖墳剛翻新,像當初您頂著太陽,修繕的樓頂一樣,不再積水,住得還習慣嗎?您能給的不多,只將最好的留給我。紅塵瑣事如枷鎖,生死大事難以解答。我快要忘了您,何苦短暫祭拜的重逢,想起:「活著就有希望。」那句您七十歲的除夕夜,留下最後的告白。陽光吹開冰封的記憶,櫻花盛開時,微光中,我又想起您

 

創作者介紹

~山 嵐 迷 濛~ *輕 呼 吸*

a669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a6699
  • THANKS!